原创 经历野蛮生长之后,云集业绩增长遇瓶颈

原标题:经历野蛮生长之后,云集业绩增长遇瓶颈

出品:中访网零度调研

研究员:朱婷婷

任何平台的成功并不具有可复制性,即使模仿了,市场也“一山不容二虎”,总有落败方。如今电商市场阿里、京东、拼多多三巨头耸立,但当电商格局再次定型,巨头们休养生息、吞噬市场疗伤之时,没有核心竞争力的云集们又该如何立足?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而电商平台最根本的竞争是流量的争夺,围绕用户需求去做改变,也就是要么物流要快、要么商品要低价、要么商品质量要高。

12月2日,云集今天对外发布截至9月30日的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

数据显示,云集第三季度总营收为人民币27.731亿元,相比较下,上年同期为人民币30.840亿美元;净亏损为人民币5130万元,同比收窄4.3%,上年同期为人民币5360万元;不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调整后的净亏损为人民币2490万元,而上年同期为人民币3990万元。

截至北京时间12月2日21:46,美股盘前,云集股跌3.29%,报3.82美元。

2019年5月3日,成立不到四年的云集成功登陆纳斯达克,开盘价为13.42美元,较发行价11美元上涨22.02%。当日收盘最终上涨幅度达28.64%,收于14.15美元。只是云集大涨的势头并未持续,5月17日,收盘价每股为11.02美元,总市值达24.04亿美元,较开盘价跌去17.9%。

整合之殇,云集三季度净亏损2490万

“舟车云集,惠通秦楚之商”,一副熙熙攘攘商贸之图。

当下,会员电商、社交电商如火如荼,据iiMedia Research发布的《2019中国社交电商行业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移动电商用户预计突破7亿人,增长至7.13亿人。

当大家以为阿里、京东制霸的电商江湖难再起波澜之时,平日无人问津的五环外人群登上舞台,拼多多就此站到镁光灯下。

当大家把社交电商与拼多多划上等号之时,纳斯达克一声钟响,云集以百亿市值亮相。并且,其还宣布跳出社交电商圈子,开启会员电商新征程。

云集财报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云集GMV(网站的成交金额)从2018年同期的人民币54亿元增至92亿元,同比增长69.8%。

其中,今年一季度推出的商城业务带来的GMV也保持稳健增长态势。财报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GMV与商城业务相关的收入为人民币32亿元,商城业务收入则为人民币8630万元,而2018年同期为零。

随着商城业务规模的逐步扩大,以及云集物流效率的提升,2019年第三季度,云集有效地降低了运营成本,其中,履约费用从2018年同期的人民币2.943亿元下降至2.042亿元,降幅达到了30.6%。

争议声中,云集上市了

2019年5月3日,云集创始人肖尚略将上市仪式的主会场放在了杭州。不足700字的致辞中,这位1978年出生的安徽人数次感恩杭州,“是我的第二故乡”。

但其实就在两年前,杭州并不认可云集。2017年5月,杭州高新区市场监管局认定云集以“交入门费”“拉人头”和“团队计酬”的行为开展网络传销行为,违反了《禁止传销条例》。

2016年2月,杭州市高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接到举报,对云集涉嫌网络传销的案件立案侦查。一年后,云集收到了一张957万元的罚单。

“拉人头”“收取入门费”“团队计薪”,云集模式符合了传销的三大特征。

2016年1月下旬到2017年5月,云集暂停了付费会员的招募,直到它将运营主体变更为浙江集商优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之后,才以新公司的名义重新启动了会员招募。

经过整改,云集微店改名云集,平台服务费换成了“开店大礼包”,购买一个398元的开店大礼包才可以成为云集的会员,合伙人与导师没有了,但出现了服务经理与客户经理。

原本公司-合伙人-导师-会员的四级团队计薪制,如今改为了三级计薪:服务经理-客户经理-会员。

值得注意的是,浙江集商优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注册地是下城区,不再属于高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管辖范围。

资本的嗅觉总是敏锐的,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统计,2018年,社交电商融资总金额超200亿元。其中涉及B2C类有1家、拼团类有1家,导购类有1家、服务商类有3家、B2S2C类有3家。同样,据报道2019年Q1中国社区电商领域发生10起投融资事件,其中社区团购7起,社交电商、新零售、社交新零售各1起。

争议声中,云集上市了。

资本整改的“新打算”?

财报显示,市场营销方面的花费,云集2019年前三季度共投入了8.81亿元;2018年共投入了9.55亿元,同比增长34.89%。收入方面,2018年共收入130.15亿元,同比增长101.97%。同比增长34.89%。收入方面,2018年共收入130.15亿元,同比增长101.97%。

由于采用京东自营模式,云集的成本相对较高,依靠会员费和销售差价很难填平。

2018年,云集销售收入有114亿,销售成本107亿,毛利只有7亿。但履约成本就高达11亿,这还不包括9.5亿的市场营销费用、1.4亿的技术开发及管理费用,经营上并不赚钱。

从净利润数据来看,2016-2018年,云集净亏损金额分别为2466.8万元、1.05亿元和5632.6万元。毛利率也在逐年下降,从2016年到2018年,云集的毛利率分别为23.80%、19.73%、17.74%。

云集对于自身电商基础设施存在的短板有较为清晰的认知,招股书中写,公司未来在履约基础设施和技术上的投入可能还将招致短期内难以盈利。截至2018年底,云集布局有40个自营仓。据其官宣,未来三年将有300个前置仓落地。

竞争对手不会停下来等云集三年。阿里、京东、拼多多等玩家,相关布局都已完善,未来发展中,云集与他们之间将长期存在一段差距。目前,这些差距在前端的商品价格上已经有所体现。

云集自营的限时特卖,口号为“一件也是批发价”,其在售的华为P30 Pro亮黑色8GB+128GB版本价格为5788元,而该机发售时华为官方定价为5488元。京东、天猫售价与官方发行价一致,经对比,云集销售的华为P30 Pro其他版本也都与天猫、京东等平台存在200元或300元的差价。

再来看会员群体,Costco 2018年会员费收入为31.4亿美元,利润为31.3亿美元,会员费收入是其利润的主要来源。为向这一方向靠拢,云集在招股书中表示将来可能会要求会员续费或以其它方式续费,这对会员的留存是一大考验。

整改之后,云集的店主-导师-合伙人等级变为店主-主管-经理,主管和经理通过拉新的返佣变为培训费。一定意义上摒弃了原有的三级分销模式,但是拉人头的模式依然未变。

因此,云集店主的注意力都更多是放在拉新之上,而不是如何卖货。

经历了野蛮生长之后,云集是否能借助“会员电商”实现快速发展,仍需时间验证。

责任编辑: